越南醫療領域的企業并購

2019年11月07日 關鍵詞: 醫療保健

在我國“一帶一路”戰略的引領下,不少國內的投資者都越來越注重意向國家的投資環境及投資政策。越南毗鄰我國西南,與我國有悠久的經濟文化交流,由此得到了許多投資者的青睞。越南的醫療領域對于國內投資者而言仍屬投資的藍海,本文將就在越南對該領域進行投資需要注意的法律規范進行簡要介紹。

一、近年投資現狀

2018年,越南醫療領域的并購十分火熱,越南國內醫療企業和國際投資者都看到了雙方合作共贏的成果。
例如,由新加坡投資者控制的Hoan My Medical Corp. 收購了Hanh Phuc Hospital和Huu Nghi General Clinic。這些交易使得Hoan My 擴展了它在越南全國范圍的醫療網絡。另外,韓國的Sun Medical Center 也買下了Nha Khoa My,這是歷史上首例越南牙醫診所并購交易。
此外,日本的大正制藥株式會社(Taisho PharmaceuticalCo., Ltd.)自2016年以來就擁有了越南最大藥企DHG Pharmaceutical JSC 24.5%的股份,在2018年也以1390萬美元的價格將其持股比例上升至34.4%。

二、投資方式

股份收購或資本收購通常是在越南醫療領域企業投資并購所采用的首選方式。相較于其他方式,比如實體資產的收購,股份收購的程序更為簡易。實體資產收購的復雜之處在于目前沒有關于醫療類資產交易的明確的法律規范,從而使得交易風險及不確定性劇增。而股份收購使得投資者能夠通過一種更靈活和簡便的方式來決定投資事宜,同時也有相對較完善的投資法律法規來保障交易的進行。

三、賣家做出的陳述和保證

總體而言,醫療類企業并購中賣家所做的陳述和保證跟其他行業的并購并沒有明顯的不同之處。但是,由于在醫療領域,監管機構會密切監視醫療企業行為的合法合規性,因此賣家對買家在過戶之前所做的陳述和保證必須涉及合規方面,否則投資者將面臨收購后無法正常營業的風險。
比如,對于某些限制外國投資者投資的特定醫療類領域(比如特定的醫藥領域),賣家必須表示并保證該公司并不涉及該領域的業務。并且,醫療類企業的經營行為通常需要獲得大量強制性行政許可。因此,在并購過程中,賣家所做的關于強制行政許可方面的陳述必須比其它領域的并購更為具體和細致。
對于那些依靠特定專利及技術秘密的醫療企業來說,賣家必須陳述和保證它擁有使用、發展、修改和維持這些專利及技術信息的權利。

四、盡職調查及法律風險

醫療類企業并購的盡職調查程序和其他盡職調查程序的不同之處在于,前者需要進行醫療相關的特定調查。由于越南對某些醫藥領域的外國投資有所限制,因此調查必須包括對將被收購醫療企業的各部門的進行徹底且謹慎的檢查,以避免外國資本進入限制領域。
在藥品投資領域,越南是整個亞洲增長最快的制藥市場,預計到2020年能突破百億美元大關。外國制藥公司的藥品目前無法直接銷往越南市場,必須通過越南當地的經銷商進行銷售。另外,藥品進入越南市場的審批時間也十分冗長,必須以規定的申報價格到越南衛生部門登記。如果審批通過,所獲得的許可有效期通常為五年。但是,由于原研藥通常需要兩年多的審批時間才能進入越南市場,因此這也給仿制藥提供了一個很大的發展空間。
另外,盡職調查還必須關注目標公司對相關法規的嚴格遵循情況。例如,如果目標公司是家醫院,那么尤其應檢查其是否持有合法有效的治療資格證書,因為此類證書對于正常開展醫院業務是至關重要的。同時,投資者也要重視醫療類企業關于知識產權、土地使用權、建筑物所有權和各類設備、保險等方面的盡職調查。
在進行勞動法方面的盡職調查時,應弄清是否所有應當具備醫療資格的員工獲得了相應的資格。一般而言,越南法律只要求直接和病人接觸的醫務工作人員具備醫療資格證書。外國雇員還需要具備在越南的工作許可。其余的護士及輔助人員的醫療資格要求相對較低。
在沒有進行盡職調查而逕行并購的情況下,就容易出現并購合同違反越南法律的問題,從而使得目標公司的營業執照被吊銷,導致該醫療企業無法繼續開展它的業務。
同時,在稅收、競爭、勞工以及環境污染等方面,醫療類企業也可能因其經營問題而涉及刑事責任,從而導致公司受到警告、罰款、臨時停業甚至永久停業的懲罰。例如,在嚴重違反環境法規的情況下,醫療機構將承擔刑事責任。根據違反的嚴重程度,醫療機構將面臨最高20億越南盾的刑事罰款,并根據情況被暫時或永久禁止營業。因此,投資者需要進行全面的盡職調查以避免其所收購的公司因刑事責任而失去經營資格的風險。 
資料來源:美國奧睿律師事務所
滚球详细规则